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闻详情

田麦久委员:2008年我国竞技体育发展目标之我见

作者:立博官网网址-立博app官网-立博手机官网    发布时间:2020-05-09 04:47:21    来源:立博官网网址-立博app官网-立博手机官网    浏览:128
  

  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举办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重要的发展机遇。当然,更是我国体育事业的重大发展机遇。科学设立2008年我国竞技体育的发展目标,将会正确地引导我国竞技体育的健康快速发展。

  环顾我国社会主义建设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大背景,从我国竞技体育发展的实际状况出发,我认为,有必要从社会学与训练学这样两个维度来设立我国竞技体育2008年的发展目标。这一二维目标应分别定位于大力促进我国竞技体育的科学发展和坚定地立足于国际体坛的第一集团,二者互补共强,缺一不可。

  科学发展的基本内涵是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在竞技体育领域中应该从以下几方面认真贯彻上述思想和要求。

  在现代人类社会生活中,竞技体育是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现代社会价值。这一功能主要表现为:激励人类的自我奋斗精神;满足社会生活的观赏需求;促进社会大众的体育参与;展示国家(地区)的综合实力;促进社会与经济的迅速发展;以及排解社会成员的不良心情等。2004盛夏,亿万中国民众通过电视画面激动地注视着雅典奥运赛场上几十次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为杜丽、刘翔、张怡宁、女排而庆贺欢呼,正是竞技体育社会价值生动有力的展现。

  与此同时,体育工作者要时时记得,竞技体育又永远只是中国体育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整个国家发展和民众生活中,更只是一个非核心的构成因素。发展竞技体育,必须要注意摆正位置,与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相协调;在体育事业内部也必须努力促进竞技体育和健身体育的协调发展。

  竞技体育的现代观念要求人们以现代社会整体发展的视角,认识竞技体育的现代社会功能;要不断提高竞技运动水平,以满足人们对高超的竞技水平的需要与渴求;要大力倡导“享受竞技”,享受人类体育文明的丰硕成果;要保证实现公平竞争,坚定而有力地反对假资格、假成绩,坚决铲除黑哨、赌球、兴奋剂等毒瘤。

  实现竞技体育的科学发展必须要有良好的发展环境,包括健全举国体制、保障公平竞争、完善社会保障体系等。

  雅典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的辉煌战绩是我国竞技体育事业举国体制的巨大胜利。国家的严密组织、资源的统一调配、社会的积极参与、民众的有力支持,是我国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的主要特征。有一种观点认为,建立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竞技体育举国体制不应该再继续保留了。我认为,正如同市场经济并不只属于资本主义一样,举国体制也并不是只属于计划经济,市场经济也可以发展适合市场经济运行规则的举国体制。中国竞技体育水平的迅速提高,使得许多国家的有识之士都在研究和准备学习中国培养优秀选手的体制。我们的任务是要从理论上和实践上不断地丰富和完善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竞技体育举国体制,继续改进和完善优秀运动员培养体系的运行机制,使其更适应社会的进步,为中国竞技体育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对公平竞技的崇尚和追求是现代体育观的重要组成部分。运动员在公平的环境和条件下参与竞技,竞技的结果才有价值,竞技的过程才有魅力。不容否认地是,当前我国不少体育竞赛中,冒名参赛、以大充小、私下交易、黑哨官哨等违反公平竞争原则的事件并不鲜见。这就更加需要我们采取有效措施坚决地维护公平竞争原则。要不断地与使用违禁药物的丑恶现象做最坚决的斗争,要加强对裁判执法行为的法制监督,努力为实施公平竞争创造良好的环境。

  要继续努力健全运动员的社会保障体系,为从事艰苦训练的运动员解除或减少后顾之忧,体现“以人为本”的现代理念,支持我们的运动精英全心全意地投入到竞技运动训练中去。

  推进竞技体育的科学发展,更需要不断提高运动员的竞技水平。要大力增强竞技选手的竞技实力,为社会、观众奉献更高水平的竞技表现。为此需要制定和推行科学的竞技体育发展战略,设计和组建多元竞技项目的合理结构,设计和组建多项目、多层次的竞技人才的合理结构;加强由科学选材、科学训练、科学参赛与科学管理等子系统组成的竞技体育理论研究,加强包括一般训练学、项群训练学及专项训练学三个层次的运动训练理论的研究,加强运动训练的科学理论对训练工作实践的指导。努力改善运动员的训练条件、学习条件、生活条件,全方位地增强竞技选手的参赛实力。

  竞技体育的科学发展不仅要求我们能够创造出优异的运动成绩,而且要求培养出高水平高层次的竞技体育人才。教练员、运动员、科技人员及竞技体育事业的管理者等竞技体育的从业人才是发展竞技体育事业的主力军。应该十分关注对于他们的科学培养。这里包括对运动员的思想品德教育、祖国培养意识教育、科学素质教育、文化修养教育等。

  应注意对运动员、教练员等从业人员的人文关怀,帮助他们解决在生活、家庭等各方面遇到的困难。

  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可能获得什么样的比赛成绩?这个问题从雅典奥运会的火炬熄灭时,就已经经常出现在人们的脑海中了。中国奥运军团从1984年起在4届奥运会中有3次名列第四,2000年悉尼奥运会第三,2004年雅典奥运会第二。于是,人们很自然地会做出惯性的推理:2008年肯定应该拿第一!

  任何比赛的结果都会有它必然的致因,也会有一些偶然的因素在特定的条件下起到重要的作用,而若干偶然因素的出现却常常会改变事件运行的结果。

  这里我想做一些并非绝对不可能出现的假设。在雅典奥运会上,如果多发生几个有利于中国运动员的小概率事件,比如李小鹏跳马或者双杠落地时有一项稳稳地站住,男子花剑团体赛的匈牙利籍裁判能够在竞技道德的感召下公正地执法等,中国队就有可能超过美国而居金牌榜之首。反之,假如发生几个有利于俄罗斯运动员的小概率事件:俄罗斯两名射击选手最后一枪正常发挥;女排决赛第四局23∶21领先的时候,身高超过2米的主攻手加莫娃再成功地扣中2个球,那么俄罗斯就会增加3块金牌,而我们则减少3块,俄罗斯就超过中国居第二位,而中国就变成第三了。

  这表明,中国队在雅典确实曾经有过夺得金牌总数第一的机会,也确实只差一点点就仍然留在第三的位置上。应该说,中国队无论金牌数第一,还是第二,亦或第三,都是可能的,也都是正常的。美、俄、中三国总体竞技实力之间,已没有不可逾越的巨大鸿沟。就是中国军团在雅典参赛成绩的最恰当的定位就是进入了由世界三强组成的第一集团。这一判断应该对我们设立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参赛目标有所启迪。

  在一个综合性的大型比赛中,影响运动员比赛结果的因素很多。对任何一个参赛者来说,其中都有一些因素都是无法控制的,如对手竞技水平的变化、裁判的执法行为等。而受许多非可控因素影响的事件结果当然也很难在事先对之做出准确的预测。所以,主观地硬性要求运动员在比赛中一定要得第一或者第二,常常会干扰运动员在比赛中的正常发挥,所要求必须完成的指标也常常难以完全实现。

  因此,设立竞技目标时,正确的、理智的做法是确定一个适宜的弹性区间。将经过艰苦的努力有较大可能完成的弹性区间定为参赛目标,既能对参赛的运动员和教练员产生巨大的激励作用,又为非可控因素的干扰留下了调节的空间。

  关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军团的参赛目标,人们通常选取两种不同的指标而设立。其一是金奖牌数,如预测中国队可获得35~42枚金牌;其二是金牌榜排名。如提出“保二争一”。依据上述分析,我认为正如同在雅典一样,中国、美国、俄罗斯的总体竞技实力的对比,在北京奥运会上还会大致保持着旗鼓相当的态势。哪个国家领衔,哪个国家居次,哪个国家位三,都有可能,都属正常。我们当然要力争最好的结果,但如果排名列三,亦不必沮丧和懊恼。辩证法不是早已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不总是波浪形前进的吗?

  中国竞技体育历经20年的拼搏,已经历史性地跻身于国际竞技舞台上的第一集团。在今后的一个或两个奥运会周期里,继续保持在这一个团队中,应是无庸置疑的光荣任务。2008年奥运会上的第一集团,有可能仍然由美、俄、中三国组成,也可能由美、俄、中、德四国组成。中国军团在2008年奥运会比赛中如若排名第一,是胜利;排名第二,是胜利;排名第三甚或第四,只要仍属第一集团,也是胜利。据此,我认为,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军团的参赛目标可定为:坚定地立身于第一集团,在第一集团中继续与美、俄、德等传统竞技体育强国进行较量,并共同促进国际竞技运动水平的提高。(田麦久 九三学社北京市委主任)